當前位置: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追夢安農人 >> 正文

【寄件到內地】“濤哥”二三事

時間:2020-11-27 來源:宣傳部 作者:宣傳部 點擊:


濤哥二三事

——記安徽農業大學資助管理科科長周濤

濤哥,是安徽高校資助工作者對我校資助管理科科長周濤的親切稱呼。從2007年從事資助工作以來,13年的積累沉澱,讓周濤快速成長起來,他有着眾多標籤,“資助工作專家”“濤哥”“鄰家大哥哥”,他的身上也發生了很多有趣動人的故事。



拉板車運材料

資助管理要負責全校學生的獎、助、貸、勤、補工作,從學生資助管理信息、生源地助學貸款、困難生認定等系統的信息審核維護到國家獎助學金等各類學生信息的評審上報,工作內容涵蓋面廣、信息核對難度大,特別是前些年信息化程度不高,很多工作都需要手工操作和核對,任務瑣碎繁雜。

周濤不怕苦,他從小在農村生活,深知家庭經濟困難學子求學的不易,因此,學生每一次諮詢,他都耐心細緻地解答,讓生活貧苦的孩子們充滿希望,我們應該呵護他們騰飛的夢想

2008年的一天,周濤和學生一起去銀行取貸款的材料,看着材料幾大箱,又重又不好裝載,出租車司機都嫌麻煩。實在沒辦法,周濤讓學生先打車回去,自己在路邊僱了一輛拉雜貨的板車,護送着將材料從步行街一路拉回學校。一份材料就是一個孩子的未來,絕對不能丟掉任何一個。



十多年來,周濤為31萬人次學生髮放各類獎勵資助資金5億多元,接待諮詢、業務辦理超4萬人次,通過全國、省、校等平台錄入、審核各類學生資助信息20多萬人次,從未出現任何一個錯誤。


有疑問找濤哥

濤哥,我是一名剛從事資助工作的老師,有幾個問題想請教您……”

一個高校剛從事資助工作的老師,看到堆積如山的材料,頓時傻了眼,無奈之下通過介紹找到了周濤,從政策解釋,到培訓講座,半年多的時間,周濤硬是把他從一個門外漢變成了行家裏手

不少學校從事資助崗位的換崗頻繁,繁瑣、凌亂,很多人在這個崗位上堅持不下去,但周濤卻把它做成了一門學問。

説起來容易做起來一點都不輕鬆,近年來隨着我國資助體系不斷完善,內容不斷豐富,政策也幾經調整變化,很多工作沒有前例可借鑑。白天工作,晚上熟悉政策,他把文件爛熟於心,將政策理解鑽透,不斷完善資助工作模式,規範資助工作流程,形成明白紙,看似繁雜的工作,也變得條理清晰。

就是在這種不斷摸索、總結、實踐過程中,周濤成了省裏小有名氣的資助專家



周老師,我想辦理助學貸款,請問……”每年的7月至10月是周濤電話最多的時候,有時一天就有十幾個高校師生打電話諮詢政策。不管本校的學生還是外校的老師,周濤有問必答,我覺得能和兄弟高校的同事們共同把資助工作做好,就是在為安徽教育辦一件民生大事。

周濤每年通過電話、QQ等為全省30餘所高校提供政策解答和工作支持,累計為全省100餘所高校及兄弟高校學生、家長提供義務學生資助政策解答服務工作。

學生的事比天大

周濤的兒子今年11歲,和曙光基金在學校的年齡一樣大。

20097月底,愛人即將臨盆,住進了醫院,但恰恰碰上曙光基金項目申報的關鍵期。曙光基金是肯德基與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的合作項目,用於資助家境貧困但品學兼優的在校大學生。之前,安徽還沒有高校參與這個項目。



如果把曙光基金拿下來,就能為同學們帶來更多的社會資助資源。一邊是待產的愛人,一邊是心裏掛念的學生,誰都放不下,思來想去,一咬牙,周濤還是回到辦公室“磨”起了申報材料。

最終,曙光基金項目落户學校,而且持續合作至今,我校共179名學子獲得284.9萬元無償資助,同時通過參加肯德基餐廳實踐獲得200多萬元工資。

周濤深知,資助不僅是幫助困難學子經濟上解困,更需要思想上解困。他和同事們總結出學業資助+社會實踐+公益服務三位一體的資助育人模式,形成解困-育人-成才-回饋的良性循環,先後打造了曙光學子真維斯學子等多個受助虛擬班級,開展了十屆愛心家教活動,累計組織3萬多名受助學生參加公益活動。



一位受資助的學生説:周老師親切的就像鄰家的大哥哥,温暖、陽光。貧困生經常因為家境貧寒而不夠自信,也因接受資助總感覺自己比別人略低一等。但在安農,我們找到了奮鬥的方向,更有信心走好未來的路。

全國希望工程三十年突出貢獻者、首批省級學生資助專家、全省優秀教育工作者……面對這些榮譽,周濤説,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家庭經濟困難學生的資助工作,出台一系列資助政策,校黨委也制定了很多措施,我們唯有傾盡全力做好資助工作,不讓一名學生因為家庭經濟困難而輟學,才對得起黨的培養,對得起學生的信任,這既是一名共產黨員應該堅守的初心和使命,也是一位高校教育工作者應有的責任和擔當。(文字:曹雷 尹靜  陳玲玲    圖片視頻:尹靜)